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顺势主宰全球贸易变迁的游戏规则
  这种猜测似得到了有关参与主体的表态性印证,例如,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史蒂文·乔博日前即对媒体表示,澳政府会努力敲定拟议中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注意,该协定尽管涵盖16个亚太国家,但美国不在列;同时,澳大利亚还会支持FTAAP方案,中国政府希望在本次APEC峰会上推进该方案。这位贸易部长还不忘补充说:“澳大利亚不会羞于倡导自由贸易带来的众多好处”,因为“如果TPP无法生效,那意味着更高的贸易壁垒将要竖起,这当然会导致更低迷的贸易环境。”
 
  但这毕竟是建立在假设性命题基础上的信号释放,如果以这种块状思维与零和博弈思维来看待区域和全球贸易一体化,就很不严谨了。笔者的判断是:在全球经济与贸易一体化趋势整体不可逆、全球价值链进入深度整合的背景下,基于产业分工深化与投资贸易规则变迁引致的全球投资贸易版图的演变,或将呈现区域板块竞合之后的某种趋同化。
 
  当今之世,是任何一个大国都无法切割另一经济大国的世界。世人应当看到,保护主义的现实性存在尽管无法避免,国家与区域集团的利益竞争尽管无法消除,但在任何单一国家均无法单独主导构建全球新一轮投资贸易体系的条件下,中美两国的大国担当与双轮驱动将是21世纪上半叶全球化的两大动力。今天,中国早已不是全球产业转移与贸易便利化的单方面受益者,而是在全球投资与贸易格局中扮演着极为重要角色的超级新兴经济体。中国去年的对外直接投资额高达1500亿美元,今年前三季度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1342亿美元。过去十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超过5600亿美元。若加上近年来不断增加的工程建设,则我国对外投资的总额已逾万亿美元。在中美双边投资贸易格局中,两国间此长彼消的趋势日渐明显。而双方与其重要经济伙伴在贸易规则重构、双边乃至多边自贸区谈判方面亦在同时推进,且各自取得了重要进展。但中美各自构筑的投资与贸易版图,无论怎么扩大,均绕不开两个经济大国早已密不可分的经济与贸易乃至金融联系。中国深知,如果形成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投资与贸易体系对抗,肯定得不偿失,而美国也不可能构建排斥中国的特殊利益贸易集团。中美复杂且紧密的经贸联系,始终是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基石。当今之世,是任何一个大国都无法切割另一经济大国的世界。尽管保护主义的现实性存在无法避免,国家与区域集团的利益竞争无法消除,但在任何单一国家均无法单独主导构建全球新一轮投资贸易体系的条件下,中美两国的大国担当与双轮驱动将是21世纪上半叶全球化的两大动力。
 
  尽管本年度会议主题为“高质量增长和人类发展”,但求解这个宏大命题,显然不能指望在两天的领导人会议上就能给出精准的路线图。由于这是奥巴马出席的最后一次APEC会议,而候任总统特朗普的竞选语言偏好保护主义,这使日本、新加坡这两个极为看重TPP效应的APEC成员国非常沮丧。事实上,在先于领袖峰会登场的APEC企业咨询委员会(ABAC)的报告摘要中,除了表态支持多边贸易体系外,也强烈支持APEC采取行动,朝亚太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 Area of the Asia-Pacific,简称FTAAP)迈进,敦促APEC领袖责成部属完成对实现FTAAP相关议题的集体策略性研究。本年度领导人峰会的另一重要主题是尽快促进实现茂物目标,茂物目标是1994年于印尼茂物举行的APEC经济领袖会议所订的,其核心内容是要在2020年之前实现自由与开放的贸易与投资角色。基于此,有舆论认为,鉴于FTAAP向来被视为中国抗衡TPP的重要平台,假如TPP最终破局,则中国或将顺势主宰全球贸易变迁的游戏规则。
 
  
 
相关推荐